燕郊東方御景小區業主,武術維權,成為奇觀。小區地處北京、天津、河北交界,屬“三不管地帶”,物業雇請的保安,以暴力阻撓業主維權。物業收取停車費,不聽取業主意見,擠占消防通道;業主維權,被圍攻被恫嚇,家門被灌膠水。業主組隊練詠春,請來八卦掌師傅教推手,以壯聲勢。最終保安隊長因打人被拘,業主也成立業委會,從武術維權開始轉向法制維權。(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A11版)
  這是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故事,遭黑保安毆打的習武業主,先是抱頭而逃,隨後覺醒以武學保護自身,偕同師門為居民爭得正當權益。正義的實現依托俠武的形式,結局令人叫好,但路徑卻讓人擔憂。
  以武維權,不是現代法治社會的方式,它是一種英雄主義的形式。但由於缺乏合適的形式,在對方暴力的威脅下,作為小區居民只有依靠一切自己可以依靠的力量。沒有一個小區居民會主動以武維權,全區居民習武的背後是當地物業管理的粗暴。面對這種暴力威脅,身為普通人的小區居民,如果不緊緊團結起來,團結在會武術的居民身邊,這樣的糾紛不知何時才能解決?物業公司最終願意坐回談判桌,也是因為它們手中的王牌——所雇用的不良社會分子,已經起不到威脅作用,在輿論的威懾下,他們只有同意以現代的手段解決分歧。
  這是悲哀的,因為原本,按照一系列的相關制度設計。小區居民是有著充分的渠道維權,比如業主委員會,比如相關職能部門。但在這一起事件中,一切的一切,在沒有以武維權前,仿佛都難以發揮作用。物業公司肆意妄為,業主節節敗退。所有這些,都直指當地小區自治的軟肋——缺乏共治精神。而會“八卦掌”的業主,恰恰在這當中扮演了一個英雄角色。他以他的力量,凝聚起一個小區的共治精神,把一盤散沙狀態的居民,凝結成一股繩,從而成功地把物業逼到了談判桌前。
  英雄的出現,令人感慨,但終究這樣的人物只是少數。而小區業主與物業的矛盾,卻遠非這一地的事情。如何推動小區自治的成長,有效化解業主與物業的矛盾,僅僅寄希望於“武林高手”是不現實的。輿論必須明白,在“八卦掌”助拳小區自治事件中,“武林高手”的真正意義並不在於會多少武學,能打退多少“敵人”,而在於“高手”所代表的精神,所能起到的凝聚作用。一言以蔽之,戰勝不良物業公司的,不是武力,而是一群人的自治精神,一群人的團結。因為只有每一個人都積極的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,才可能為小區爭一個好的未來,單純寄希望於“武林高手”,可能只會像這則新聞開頭所描述的一樣,英雄抱頭而逃,虎落平陽。
  “八卦掌”助拳小區自治難以複製,因為它太像太像傳統武俠所描述的故事。對於平庸的大多數而言,會“八卦掌”的人畢竟是少數。而每一個小區都必須面對與物業的矛盾,卻是現實。以武維權取得好的結果,是因為武的帶頭者,僅僅是把武當成了保護自身的一個手段,把爭取共治當成了最終的目的。倘若缺了這樣的認識,很可能引發的是一場大的衝突。因此,說到底,職能部門不能滿足於 “八卦掌”助拳小區自治的“大團圓”結局,而應積極探索普遍性的推動小區自治的現實方法。英雄終是少數,維護業主權益最具推廣性的路徑依然是一種有效的小區共治機制。□晚報評論員 楊興東
  (原標題:“八卦掌”維權不具模仿價值)
創作者介紹

非禮

qf62qftm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